新聞中心

Share to:

新聞中心

央視焦點訪談:輔助用藥亂象

大家可能都有過這樣的經歷:上醫院看病,有時候會給配一大堆的藥,花的錢不少。可這些藥都是必須得吃的嗎?不見得。這些藥里,有的是對癥治病的主要用藥,治病就靠它,有的則屬于輔助用藥,單用它治不好病,用了,可能會有助于康復,也可能根本沒什么用。輔助用藥的亂用甚至是濫用,加重了患者負擔,也增加了醫保開支。怎么管理好輔助用藥呢?


周勤是安徽省衛生健康委臨床路徑管理指導中心的主任,像輔助用藥占到總藥品比例一半以上的過度用藥的案例,在他日常檢查工作中發現過很多。


周勤告訴記者:“這個病人是脛骨骨折,你看,用了瓜蔞皮注射液5080(元),復方三維B,就是講的那個高價維生素1140(元),總共用了9700多元錢的藥,其中8200元錢是這些藥。真正治療的藥其實只花了1000元錢。”


看一次病,開一堆藥,很多病人都遇到過這樣的問題。專家表示,很多藥品對于疾病的治療,并沒有起到關鍵的治療作用。


所謂輔助用藥,顧名思義,就是在治療中僅僅起到輔助作用,而不是主要治療作用的藥物。濫用輔助用藥,造成的危害也是多方面的。


北京大學藥學院教授史錄文說:“不合理用藥現象過分嚴重,對老百姓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傷害,對國家來說也是醫藥衛生資源的嚴重浪費。國家拿了錢,公眾拿了錢和單位拿了錢,都無效醫療,無效醫療還致使經濟上醫藥費用的損失。”


濫用輔助用藥,不僅僅影響醫療環境,也占用了大量的醫保資金。據不完全統計,輔助用藥每年要消耗成百上千億的醫保資金。


輔助用藥難管,濫開大處方屢見不鮮,面對這些問題,曾幾何時,醫療機構管理的動力卻不強。


安徽宣城市中心醫院副院長陳擁軍說:“以前我們也沒太管這個事,因為以前藥還有一點利潤,因為這個藥進來,國家允許加價15%的,所以我們這個藥就管理得很少,有15%的加價,等于是醫院的利潤。”


這位醫院負責人所說的藥品加成、以藥養醫,曾經是公立醫院的頑疾。隨著我國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攻堅克難,2017年,我國所有公立醫院已經全面取消藥品加成。安徽是國家深化醫改綜合試點省之一,更是在2015年就已經在全省范圍內取消了公立醫療衛生機構的藥品加成。


取消了藥品加成,醫院里的藥品并不會給醫院帶來盈利,所以,對醫院來說,管理的動力就更強了。醫院雖然愿意管了,但管理起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安徽宣城市中心醫院心內科主任曲虹告訴記者,病人的思想也有待轉變,比如,經常有人因為醫生不給病人打吊瓶而來吵鬧。


患者李梅說:“平常有個小病感冒啥的,家里人都說趕緊去吊點水來得快,快點好。再一個,我多開點藥我可以報銷。”


病人在藥品使用上有誤區,一些醫生更是有恃無恐。周勤舉例說:“我們發現某個醫院這種藥用量特別大,大到什么程度呢?2014年用了400萬(元),2015年用了815萬(元),比2014年翻了1倍。這800萬(元)的藥,其中有三個醫生開了320萬元的藥,占里面40%。有個醫生一年用到14000支,金額達到130萬(元),平均一個月用10萬多(元),這個簡直是嚇人的事。八個腫瘤科,最少也有六七十個醫生,我們統計的時候就發現了,這三個醫生所有病人幾乎全用這個藥。”


輔助用藥的使用亟待管理,但是,怎么管,一直是一個難題。我國的一些省份也一直在進行積極的探索和嘗試。2015年12月29日,安徽省衛計委發布了《關于成立安徽省縣級公立醫院臨床路徑管理指導中心的通知》和相關實施方案,方案中強調要在臨床路徑的管理中“加強輔助用藥管理”,規定21種輔助藥物不能納入臨床路徑表單。


周勤說,這21種輔助用藥不進入臨床表單,并不表示這藥不能用,只要合理用,臨床路徑也可以用,但要說明原因。


當時,目錄一出,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周勤說:“這21種輔助用藥一公布就受到社會的關注:安徽發布臨床路徑方案,21種輔助用藥宣布死刑;21種藥財路被斷了……這都是網上的各種輿論。”


不僅僅是媒體關注,甚至還有一些機構提出了行政復議申請。


當時的安徽省衛計委,頂著壓力也要把輔助用藥的管理繼續推動下去。周勤說:“花了一個星期找文件,找證據,我們的這種做法完全符合醫改的精神,國務院辦公廳的醫改文件,國家衛計委的醫改文件精神。我證據拿出來,我就不該撤銷這文件。這文件就沒有撤掉,后來這是藥企撤銷了,它們撤銷了。”


輔助用藥的管理有政策依據,藥企也撤了訴,管理就順理成章了。但是目錄的發布僅僅是一個開始。


周勤說:“文件發下去了,他做不做?我組織了專家,組織了安徽省我們臨床藥師,培訓了一批臨床藥師,我們下去每季度督查一次。”


這天,周勤和同事們來到宣城市中心醫院病案室、藥劑科、醫務科以及財務科實時調取相關數據,并隨機抽取120份病歷及其費用清單進行現場檢查,在這些病歷中,督查組成員發現了一些問題,并叫來相關的醫務人員了解情況。


在督查中發現問題,反饋并解決問題,這樣的方式已經持續了三年。


正是通過督查、反饋、通報、排序這一系列的工作做得實,一些醫院開始感受到壓力,主動采取措施來控制輔助用藥的使用。


在省級督查的壓力之下,各地市也開始進一步加強管理,將管理工作做得更細更實。


安徽宣城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佘敦宇說:“我們建立了一整套的輔助用藥管理,從目錄的遴選,到臨床分級的使用原則,到處方的第三方點評和病例的第三方點評,以及下來的定期的督查考核,以及對發現問題的一些跟蹤處理,都形成了一整套的輔助用藥管理的整個鏈條。”


對輔助用藥的管理動了真格,這就切切實實地減少了輔助用藥的使用。


患者李梅說:“醫生講了,是藥三分毒,你還是注意平時的飲食,注意鍛煉,還有合理用藥來控制你的病情。”


佘敦宇說:“每次患者住院,平均花費的藥費的數值,(宣城市)從2015年的1550元,降低到了2018年的1050元,就是說每個患者每次住院要平均少花500元的藥費。”


患者少花了三分之一的錢,醫保節約了資金,這是安徽輔助用藥管理帶來的紅利。


2018年12月12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了《關于做好輔助用藥臨床應用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強調要“加強輔助用藥臨床應用管理,努力實現安全有效經濟的合理用藥目標”,并提出要“制訂全國輔助用藥目錄以及省級和各醫療機構輔助用藥目錄”。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說:“我們的目標永遠都是要合理用藥,把這個費用當中不合理的成分擠掉,擠掉了這一部分的費用,節省下來的費用,我們說改革要騰籠換鳥,這種費用騰出來的空間,用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用于薪酬制度的改革,來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同時又降低老百姓的用藥負擔,國家醫保的經費也保證它能夠真正用在刀刃上。”


多年來,輔助用藥已經成為過度用藥和利益輸送的重災區。管不好輔助用藥,合理用藥就無從談起。自從2018年12月12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通知,明確要盡快建立全國輔助用藥目錄以來,各地已經將匯總的目錄上報,目前專家正在進行論證。一份全國性的輔助用藥目錄呼之欲出。有了這份目錄的規范,醫生在使用輔助用藥時將會更加審慎。擠干臨床用藥的水分,讓每一張處方都更加合理,不僅關系到患者健康,關系到降低患者和醫保費用的負擔,也將為下一步的醫療體制改革留出結構性空間。

網站免責聲明:
1.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對本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凡本網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站發布,可與本網站聯系,本網站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聯系電話:027-84877900  郵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