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Share to:

新聞中心

國家醫保局發話:帶量采購,杜絕帶金銷售!

    來源:賽柏藍

    擬預中選藥品價格大幅度下降后,擠掉的主要是銷售費用等“水分”,藥品生產企業“還是能賺錢的”



    ▍國家回應:杜絕帶金銷售,擠水分


    今日(12月8日),國家醫保局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關于國家組織藥品藥品集中采購試點答記者問》,針對12月7日帶量采購的擬中選結果,試點辦、聯采辦負責人就有關問題接受記者采訪。


    國家醫保局特別提出:要堅持“帶量采購”,給藥品生產企業明確的預期,有利于其根據采購量自主報價申報,杜絕“帶金銷售”現象。


    此外,相關負責人補充:要通過帶量采購實現公立醫院深化改革。通過擠掉藥品銷售費用、改變“帶金銷售模式”,凈化醫務人員行醫環境,促進合理用藥;通過降價和替代效應,降低藥品費用,騰挪費用空間,為深化公立醫院改革創造條件。


    的確,由此次擬中選結果可知,與試點城市2017年同種藥品最低采購價相比,擬中選價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降價效果明顯——不少品規中標價呈現斷崖式下跌,行業內評價,這是一種“自殺式”降價。


    在這種背景下,此時“一致性評價不做是等死,做了是找死”的相關言論又開始甚囂塵上。


    醫保局對此作出回應:在藥品銷售價格中,生產企業的生產成本和合理利潤,僅占了較小的部分。因此,擬預中選藥品價格大幅度下降后,擠掉的主要是銷售費用等“水分”,藥品生產企業“還是能賺錢的”。


    賽柏藍的讀者也評價:原材料成本、研發成本、生產成本等占藥品整體成本非常低,高的是運營成本、商務成本、資金成本等。所以,壓縮的是后者不是前者,利潤一定會有的,只是涉及到后者的人員市場、銷售、商務、公關人員,要自求多福了!


    這意味著,藥價大幅下降,壓縮的是銷售環節,相比于藥廠,藥商、藥代受到的影響和壓力顯然會更大,而藥廠本身的利潤是有保證的——藥品生產企業沒有那么慘,能賺錢。


    ▍醫保局:我們承諾,是利好


    自12月6日,帶量采購預中選結果流出后,資本市場對此做出了悲觀反應:所有涉及一致性評價的相關股票開始集體跳水——似乎在歷經重重艱難的過評歷程后,一致性評價藥企沒有得到想象中的“量價齊升”,反而面對的是降價幅度平均達到52%的慘烈競爭格局。


    有人提出,一致性評價還有人愿意做嗎?


    對此,醫保局承諾,帶量采購長期來說,是利好。


    聯采辦的相關負責人提出:第一、帶量采購大大降低了藥品進入醫院的成本;第二、承諾及時還款降低了企業展寬和融資成本;第三、聯盟采購顯著降低了其市場推廣成本;四,以市場換價格,通過規模效應降低了藥品的單位生產成本。


    這意味著,帶量采購主要是將藥品生產企業從“帶金銷售”的無序競爭中解放出來,有利于引導其將努力轉移到提升藥品質量、促進藥品研發的正確軌道上來。


    華金證券也分析:雖然帶量采購僅以11個城市作為試點,但政策落地后其他省份基于財政、醫保的壓力也會持續跟進。


    待更多地區實行“帶量采購”模式以后,國內仿制藥的市場格局將會發生較大變化:大部分企業非核心的品種將會放棄進行一致性評價,聚焦于核心產品,同時之前普遍存在的大量“僵尸批號”將會消失,這是一種產能的提升。


    當每個品種的產能集中度提高時,小企業的生存壓力加劇,甚至會被淘汰出局。


    除此之外,在擬中選名單中,原研藥吉非替尼片降價76%,福辛普利鈉片降價68%,與周邊國家和地區相比低25%以上,原研藥的“專利懸崖”終于顯現。


    如此看來,外企專利懸崖和醫保局帶量采購是中國仿制藥企業難遇的發展時機,對中國優質仿制藥企來說,是個獲得市場份額的好機會。


    ▍中標藥企:能賺錢,很滿意


    實際上,銀河證券評價:市場上對帶量采購的反應過度。此外,賽柏藍獲悉,在議價現場上,議價結果一發布,入圍企業是非常高興的,并不是外界猜測的那樣慘淡。


    以正大天晴為例,名單顯示,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韋分散片擬中選價格為17.36元(0.5mg*28片),平均每片為0.62元,較之前各省招標價格降幅在90%以上。


    在網上流傳的正大天晴電話會議紀要中,正大天晴對此次帶量采購做出回應。


    正大天晴的董秘莊總提出,主動降價這么多,就是要確保中標,4+7代表了中國的富裕省份和學術核心地帶,正大天晴的中標也是“險勝”。價格公司內部早已商量好,無論如何都要中標,這個價格是判斷了自己的成本和競爭對手的成本,“我們還是能賺錢的,肯定不會做賠本生意。”


    此次中標后,預計明年恩替卡韋的銷售增長能達到50%~100%之間。


    正大天晴的副總謝忻表示:此次中標的價格仍有毛利,要讓大品種維持絕對優勢:天晴的兩個過10億品種,都下了決心必須中標,不可能把份額讓給對手;“丟掉三個競爭性品種”也就算了,目前管理層對這個結果還是滿意的。


    這意味著,仿制藥的市場玩法已經完全變化:高毛利時代結束了,要想做仿制藥,質量必須過關,成本必須控制,按照國際慣例,普通仿制藥價格就是原研的5~6%。


    顯然,中標藥企們放棄非核心品種,聚焦核心品種是主要策略——國家不擔心沒人供應,從這次報價可以看出,很多競爭者都想進入這個市場。不把核心品種的市場份額讓給競爭對手,是關鍵。


    此次帶量采購,也許并不是業內所說的“寒冬”,從仿制藥企來說,優勝劣汰,優質仿制藥企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對商業流通而言,壓縮銷售環節,帶金銷售受到遏制,減少銷售費用的支出;對整個行業而言,行業產能集中度得到提高,隨著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公司越來越多,國產仿制藥的價格將逐漸下降。


    12月7日,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工作部署會在京召開,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組長孫春蘭出席并講話。


    她強調,探索跨區域聯盟集中帶量采購,量價掛鉤、招采合一,做好保證使用、確保質量、穩定供應、及時回款等工作,促進藥價回歸合理水平、藥品行業實現轉型升級。


    這是從國家層面對帶量采購的定調,這意味著帶量采購已經板上釘釘,不會再有變數。


    各方跡象告訴我們,也許帶量采購不是所謂的“寒冬”,也許優質仿制藥企的“春天”來了。

    網站免責聲明:
    1.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對本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凡本網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站發布,可與本網站聯系,本網站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聯系電話:027-84877900  郵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