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Share to:

新聞中心

基因編輯嬰兒在國際上“炸圈”了! 各國這樣看

來源:動脈網 

2018年的11月26日,醫學界、學術界和朋友圈掀起了一場激烈的有關倫理、哲學的討論。

 
  這件事情的起因是當日上午發布的一則消息: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于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
 
  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
 
  該消息一出,立刻在我國引起了無比廣泛的關注,在朋友圈迅速刷屏,10萬+此起彼伏。醫院、學校、主管部門等各方也迅速做出反應和表態。其中的驚心動魄,相信大家都有耳聞和感受。
 
  與此同時,該消息也迅速在國際社會上引起了軒然大波,“炸”了朋友圈:
 
  國際社會怎么看
 
  1、美國
 

  賓夕法尼亞大學基因編輯專家、某遺傳學雜志編輯Kiran Musunuru博士對此表示:“這是不合情理的......人類道德和倫理都無法接受。”

 
  MIT評論這樣寫道:它引發了全球的強烈抗議和科學家們的抵制,因為現在還沒到時機。
 
   “太早了。”加州Scripps轉化研究所所長Eric Topol博士表示,“目前我們理解一個基因都是大問題。”
 
  但也有人對此持肯定態度,著名的遺傳學家,哈佛大學的George Church,為試圖對艾滋病毒進行基因編輯辯護,他稱艾滋病是“一個重大且日益嚴重的公共健康威脅”,“我認為這是合理的。”
 
  2、英國
 
   “如果是真的,這個實驗太可怕了。”牛津大學實踐理論性教授Julian Savulescu這樣說道,“胚胎本身是健康的,沒有已知疾病。基因編輯本身是實驗性的。如果出現脫靶,可能在早年或者晚年任何時候出現遺傳問題,包括癌癥。”
 
   “現在HIV有很多有效的預防和治療辦法。這個實驗可能使得健康的兒童面臨基因編輯導致的遺傳風險,沒有必要這么做。在世界許多地方,都是違法的。”
 
  愛丁堡大學生物倫理學家Sarah Chan博士表示,如果是真的,那這個實驗面臨嚴重的倫理問題。“無論報道是否屬實,故意在學術界引起軒然大波、博眼球,這些主張都是不負責任和不道德的。”“這會使人們兩極分化,對本身就質疑和擔心科學的人來說,會加深誤解。”
 
  在倫敦大學從事婦女生殖健康的Joyce Harper認為,在當下用基因編輯人類胚胎來抵御艾滋病還太早,這是很危險和不負責任的。她表示,需要用很多年的研究來證明干預胚胎的基因組不會帶來副作用。基因編輯被用于胚胎移植之前,還需立法和公眾討論。
 
  3、日本
 
  北海道大學生物倫理學家Tetsuya Ishii也認為,將基因編輯用于胚胎來減少HIV感染是沒有道理的。即便母親HIV陽性,還可以通過剖腹產來避免分娩期間傳播感染。
 
  質疑:倫理怎么過的?
 
  現在,再讓我們看看,消息發出后,在國內經歷的驚心動魄的12小時。
 
  消息一出,引發了學術界和醫學界的激烈討論:
 
   “這是在玩火?”
 
   “科學狂人!”
 
   “直接把一個基因去掉,是否會帶來不可控制的影響呢?更何況愛疾病目前已經有很好的預防和治療方案。”
 
   “另一個沒有改造成功的小孩會不會受到影響?”
 
   “基因編輯治療重大遺傳病是可以理解的,那是不得已而為止。”
 
  更多的質疑朝向了醫院倫理委員會:怎么過的倫理?
 
  14時左右,新京報記者聯系了南科大工作人員:賀建奎正在香港開會,暫無法回應網絡爭議。
 
  北京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研究員劉穎在《知識分子》發布的文章中提到,整個倫理申請中,寫到了前期在猴等模式生物上進行了相關實驗,但僅僅描述了過程,并沒有任何詳細結果以及實驗后續對該動物的觀察結果。
 
   “這份倫理申請非常草率,按照提供的日期來看,在倫理申請批準前試驗就已經進行很久了。倫理審查是按照‘科研項目’的標準實施的,這個標準本身就不對。”他這樣評價。
 
  未向衛健委報備,醫院、學校表示不知情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很多人沒有想到的。
 
  15點19分,深圳市衛健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通過新京報表示:“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編輯嬰兒”試驗進行前并未向該部門報備,正在開會研究此事。
 
  15點59分,南方都市報對事件進行了繼續跟蹤:相關醫院表示沒有收到過相關申請。
 
   “我一點不知道這是怎么發生的。”深圳和美婦兒醫院離職的醫務部主任秦蘇驥表示。他介紹,根據申請書顯示的時間,其當時還在醫院任職,同時他也是倫理委員會成員。但他并沒有印象醫院開過這個會議,也沒有再申請書上簽字。
 
  他特地去找了上面有簽名的前同事了解情況,幾名前同事表示,自己并沒有簽過這張申請書,也沒有印象召開過有關這個項目的會議,簽名可能是偽造。
 
  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總經理程珍介紹,這個實驗不是在和美婦兒科醫院做的,孩子也不是在和美婦兒科醫院出生的,至于網上流傳的那張申請書,醫院也不了解情況,目前正在調查核實。
 
  不僅是相關醫院,賀建奎本人在職的南方科技大學也表示對此并不知情。
 

  18點許,南方科技大學對此發表聲明:對此表示震驚,該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1日起停薪留職,將立即聘請權威專家成立獨立委員會,進行深入調查。

 
  隨后,e公司發文稱,其記者來到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大樓,找到了賀建奎副教授的辦公室。該辦公室位于科研樓內,門口還貼著瀚海基因(賀建奎系瀚海基因的法定代表人)相關技術被Nature子刊報到的海報。該辦公室旁邊就是生物系實驗室。該記者詢問的實驗室工作人員表示,賀建奎最近不在,他很少在這里做實驗,他在外面應該有自己的實驗室。
 
  譴責:是否有必要、是否安全?
 
  14點50分,《知識分子》所屬《賽先生》發布文章——《激烈反彈:基因改變嬰兒導致生物醫學界普遍批評》,事件進一步發酵。
 
  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張林琦在文中指出:CCR5對人體免疫細胞的功能是重要的。
 
   “對健康胚胎進行CCR5編輯是不理智的,不倫理的。我們還沒有發現任何中國人的CCR5是可以完全缺失的。”他批評道,“CCR5編輯不能保證100%不出錯之前,是不可以用于人的。”
 
  除了倫理,安全性也是大家關注的熱點。
 
  劉穎在《激烈反彈:基因改變嬰兒導致生物醫學界普遍批評》一文中指出:“這一實驗從科學層面具有巨大的潛在風險,兩個孩子作為試驗品,這些未知風險將會伴隨他們的成長。”
 
   “基因編輯治療重大遺傳病是可以理解的,那是不得已而為止。”一位醫療領域的創業者表示,“但直接把一個基因去掉,是否會帶來不可控制的影響呢?更何況愛疾病目前已經有很好的預防和治療方案。”
 
   “HIV感染的父親,和健康的母親,100%可以生個健康和可愛的孩子。 根本無需進行CCR5編輯。”張林琦在文章指出。
 
  基因編輯針對的應該是單基因疾病,但眾所周知,HIV是感染性疾病,可以通過預防來降低的。不僅如此,HIV難治僅僅是對于現目前階段。100多年前人類對結核病知之甚少,同樣曾一度被認為是不治之癥。
 
  Gilead 1987年便最早推出了成功上市了全球首個艾滋病藥物齊多夫定(AZT),連同隨后上市的拉米夫定。,GSK先后開發了Combivir(拉米夫定/齊多夫定)、Trizivir(阿巴卡韋/拉米夫定/齊多夫定)、Epzicom(阿巴卡韋/拉米夫定)等各種雞尾酒療法,一度曾取代Gilead成為艾滋病領域的一代霸主。目前僅這兩家公司的上市產品就超過10個,甚至有產品可以實現讓患者終身帶病毒而不傳染、不發病。
 
  等同于基因治療嗎?
 
  這并非基因編輯技術第一次深陷輿論旋渦。
 
  早年,俄勒岡州的一個科研團隊成功修改了人類胚胎的DNA,也曾一度受到社會輿論的譴責。2016年英國批準了一項用CRISPR編輯人類胚胎基因的試驗也曾一度被抨擊。
 
  輿論中最大的爭論點來自倫理的思考。但同樣是基于基因編輯技術,為什么基因治療卻被大家看好,甚至FDA還批準了相關產品上市呢?
 
  基因治療是指將外源正常基因導入靶細胞,以糾正或者補償缺陷和異常基因引起的疾病。簡單的說,基因治療就是將外源基因插入病人適當的受體細胞中。而目前允許的受體細胞,只能是體細胞。
 
  但此次試驗所改造的是人類胚胎,可以理解為受精卵或者生殖細胞。這種改造與前者完全不同,既有可能傳遞到下一代。這與針對體細胞展開的基因治療存在本質區別。
 
   “基因編輯治療遺傳疾病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華東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命醫學系主任李大力認為。“現在有很多文章已經開始在動物水平開展胎兒期通過重組病毒進行基因編輯的基因治療工作。”
 
  在他看來,針對患病胎兒的基因編輯或者基因治療是可以接受的,因為胎兒很多細胞處于活躍分裂期,重組效率會更高一些。但受精卵編輯是完全不一樣的。
 
  122名科學家聯名呼吁:立法
 
  盡管輿論嘩然,或許我們更多還需要對未來的思考。胎兒已經降生,覆水難收。對此類研究嚴格立法管控、提高科學家自覺性,避免事件再次發生才是當務之急。
 
  17點38分,來自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四川大學、復旦大學等高校的122名科學家通過《知識分子》發表聯合聲明: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與此同時這對于中國科學,尤其是生物醫學研究領域在全球的聲譽和發展都是巨大的打擊,對中國絕大多數勤勤懇懇科研創新又堅守科學家道德底線的學者們是極為不公平的。
 
  他們呼吁相關監管部門及研究相關單位一定要迅速立法嚴格監管,并對此事件做出全面調查及處理,并及時對公眾公布后續信息。潘多拉魔盒已經打開,我們可能還有一線機會在不可挽回前,關上它。
 

  衛健委:已啟動調查


 

  18點39分,深圳衛健委正式發表聲明:已啟動對和美婦兒科醫院倫理問題調查。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將對媒體報道的該研究項目的倫理審查書真實性進行核實,有關調查結果將及時向公眾進行公布。

 
  晚間10點左右,國家衛健委也作出回應:要求廣東省衛生健康委認真調查核實,并及時向社會公開結果。
 

  注:文中如果涉及動脈網記者采訪的數據,均由受訪者提供并確認。

網站免責聲明:
1.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對本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凡本網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站發布,可與本網站聯系,本網站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聯系電話:027-84877900  郵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