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Share to:

新聞中心

太極集團盈利困境難破 轉型大健康受阻

文章來源:環球網

7,是一個特殊而神秘的數字,西方有7天創世紀,世界上有7大洋、7大洲,人類有7塊頸椎;在經濟學里也有一個很明顯的7年周期循環,經濟危機都是相隔7年發生的。


對于曾經的中國企業500強之一,中國醫藥工業10強,太極集團主營業務也已在虧損的泥潭里掙扎了7年。


7年之后,太極集團能否翻身迎來新生?


太極集團2017年中報顯示上半年實現營收44.44億元,同比增長14%。實現凈利潤近0.35億元,同比下降96%。


盡管利潤同比驟降,其主營業務的扭虧為盈似乎讓人們看到了其掙脫虧損泥潭的希望。但是考慮到太極集團變賣資產撐業績的紅利逐漸消失,其產品屢爆質量問題,并且在轉型大健康領域的路上頻頻受阻等因素。2017年太極集團能否全年盈利仍充滿未知。


資產重組粉飾業績 主營業務疲軟


作為重慶最大的傳統制藥企業,太極集團已成立23年,上市19年,并躋身中國醫藥行業“第一梯隊”,其拳頭產品有太極藿香正氣液、急支糖漿等。


數據顯示,從2010年到2016年,太極集團的銷售額一直在上升,但其主營業務一直處于虧損或虧損邊緣。


回頭來看,7年里太極集團苦撐業績的最重要手段則是變賣資產:


2011年,太極集團盈利0.21億元的主要原因是處置了閑置房產和靠政府的財政專項補貼和獎勵資金。


2013年,太極集團因收到桐君閣的拆遷補償款近1個億,實現業績扭虧為盈,但凈利潤也只有0.13億元。


2015年,太極集團完成西南藥業的脫殼重組工作,并取得7.6億元的投資收益,實現凈利潤2.32億元,避免被ST風險。不過,如果去除投資收益,凈利潤則虧損5億多元。


2016年上半年依靠對桐君閣的脫殼重組取得11.4億元的投資收益,太極集團實現凈利潤9.64億元,如果去除這部分額外收入,凈利潤則虧損近2億元。


而資產重組也是情非得已:2005年太極集團、西南藥業、桐君閣交叉關聯擔保導致資金出現數十億元的擔保黑洞曝出。經過幾年清理卻未見成效,重慶政府下了指示,要求太極集團必須重組旗下3家上市公司,只保留一家,把另外兩家的股權關系和擔保關系理順盤活,于是便有了2015年西南藥業和桐君閣的脫殼重組。


盈利困境難破 轉型大健康受阻


如果說賣殼是一種“瘦身”,通過“瘦身”不但減輕了企業財務和管理負擔還增加了投資性收益,那么轉型則是“增肥”,希望通過新的業務帶來增長點。


太極集團有藿香正氣口服液、急支糖漿、小金片等超過500個藥品品種,數據顯示,太極集團的主營業務收入主要靠明星產品藿香正氣口服液。以2017年中報數據為例,僅藿香正氣口服液就貢獻了全部收入的1/4左右。


歷史經驗證明,依靠單一明星產品支撐業績的藥企往往也會成為阻礙企業突破發展的障礙。例如依賴埃克替尼的貝達藥業今年上半年預計凈利潤同比下降超3成。還有依賴金嗓子喉片的金嗓子,2016年轉型做草本植物飲料時,股價首次暴跌26%,暴露了產品結構單一的風險。

太極集團所依賴的藿香正氣口服液的銷量一定程度上是受季節的影響,今年上半年主營業務的盈利可能僅僅是曇花一現。


過去幾年,太極集團也在轉變發展戰略,積極布局大健康領域以實現業績增長。曲美、太極水和冬蟲夏草被認為是太極集團謀求轉型的重要項目。


2010年,“曲美減肥膠囊”已經被印證為了一個失敗的產品。因“曲美減肥膠囊”含有西布曲明這個被認為可能增加嚴重心血管風險的成分,太極集團停止了曲美的市場銷售,并全國召回全部退賠。此次召回事件讓太極集團受到重創,導致上市以來首次凈虧損1.72億元。

經歷減肥市場的失敗后,太極集團又把目光投向了飲料行業。2015年6月,承載太極集團轉型重任的太極水推出,太極水銷售采用會員制方式,定價11.99元/罐,購買500罐成為會員,享受6元/罐的會員價,銷售渠道主要為藥店和各地經銷商。


太極集團一開始就制定太極水五年實現100億元的銷售額目標。但據太極養生醫館網站2017年8月11日的銷售數據顯示,太極水總銷量為61098罐,售價為2880元的太極水鉆石卡總銷量為16932張,如此粗略計算,太極水銷售額離100億元的目標相差甚遠。


太極集團又將希望寄托在冬蟲夏草項目上,但太極集團的蟲草夢同樣“骨感”。


今年上半年,被太極集團視為重要盈利增長點的冬蟲夏草項目還未鋪開便遭到上交所問詢,原因是公告中描述冬蟲夏草野生撫育項目基本情況時使用“突破性”、“極大”等修飾詞形容,有“廣告式公告”嫌疑。


太極集團隨后承認,其冬蟲夏草野生撫育項目規模化推廣還未得到權威機構認定,同時,合作示范戶增速也未進行可行性研究。


根據太極集團提供的財務數據顯示,蟲草公司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1458.37萬元,占公司銷售總收入的0.19%,凈利潤-337.22萬元,其中野生撫育的冬蟲夏草銷售收入為3.7萬元。2017 年一季度,蟲草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為457.74萬元,凈利潤-85.74萬元,野生撫育的冬蟲夏草未產生收入和利潤。


蟲草公司業績持續虧損,冬蟲夏草項目能否為太極集團提供業績貢獻仍是未知。


近年來,很多藥企都在轉戰大健康領域。成功的案例有云南白藥的牙膏產品后來又瞄準了一些同樣非常接地氣且多樣化的產品,如女性衛生護理產品、茶產業。而這些產品都基于云南白藥的特殊優勢和品牌研發而成。


據業內人士分析,太極集團轉型戰略沒問題,錯在選擇了一個接一個具備潛在爭議和高風險的產品上,比如蟲草受到技術和政策的限制較多,太極水打著治病和保健噱頭進行營銷已觸犯了相關規定等;其次,大健康產品基本都定位 “高端產品”,大眾消費群體基數低,普及化程度低。第三點,大健康產品并沒有很好的結合太極集團的核心技術和產品優勢。


產品屢上黑榜 經營“雪上加霜”


產品質量一直是制藥企業的命脈,太極集團雖有藿香正氣液、急支糖漿、通天口服液等多款耳熟能詳的產品,但其產品接二連三被爆質量問題,聲譽遭到嚴重損害,讓原本經營不佳、轉型失敗的太極集團更是雪上加霜。


2016年11月25日,國家食藥監總局通告,太極集團子公司生產的批號為1401003批次的小兒咳喘靈顆粒因性狀不合格。


隨后太極集團發布公告,直言“這種靠肉眼來檢驗的標準不完全客觀”,并稱涉事產品在省級藥檢部門的檢驗中質量合格。這一與國家食藥監總局“公開叫板”的行為一度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


2016年12月,廣西壯族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質量公告再次讓太極集團陷入產品不合格的漩渦——太極集團重慶桐君閣藥廠生產的1批次“蠶蛾公補片”不符合規定。


在此之前,太極集團其他產品也多次上黑榜。


2016年5月,重慶中藥二廠的橘紅丸被指檢出較高硫磺含量;


2015年3月,子公司四川綿陽制藥有限公司生產的板藍根顆粒被檢出水分問題。2012年7月,太極集團旗下的清熱解毒口服液在食藥監檢查中因PH值被判不合格。


對藥企來說,頻繁上黑榜會影響消費者對太極集團的信任度。二級市場上,投資者對深陷信任危機的太極集團也選擇了用腳投票。截止到發稿前,太極集團股價跌破14.83元,而反觀其他藥企,步長制藥股價一直高昂65.66元,康美藥業也在21.20元徘徊。


太極集團到底“病”在何處?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盛極一時的太極集團淪落到要靠變賣資產來度日呢?從財務上分析,高于同行業的成本以及低于同行業的毛利,也許是太極集集團巨虧的原因。


記者查閱財報發現,太極集團的期間費幾乎是連年上漲。值得注意的是,太極集團的銷售費用從2010年到2016年這7年內翻了一番,2016年達15.6億,占營收比的19.3%左右,高于行業平均值。并且2017年上半年還增長了17.35%。


銷售費用居高不下的原因來源于營銷上的瘋狂擴張,在醫藥行業做營銷推廣本無可避免,但是不計成本的營銷模式,雖然帶來營收持續上漲,凈利潤卻沒有太多增加。


另外,財務費用也一直高企。2010年,公司因為曲美減肥膠囊的召回事件,導致上市以來首次凈虧損1.72億元。為此公司不得不大量舉債,2011年,其短期借款同比增長35.71%,財務費用同比增長57.52%。此后,資產負債比率一度攀升至87%,公司財務費用也持續增長。直至2016年用資產重組所得償還借款后,財務費用才開始下降。


太極集團還“身患”人員臃腫、機構重復等國企通病,并且在主營業務還未盈利的2015年職工薪酬暴增50%,導致管理費用飆升至8.2億元!2016年則達到10億元!直至2017年上半年上漲趨勢才被遏制。


除了過高的期間費用,過低的毛利率也是太極集團很難盈利的重要原因。


太極集團主要從事中、西成藥的產銷,主營業務為醫藥工業和醫藥商業兩部分。根據太極集團中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工業收入19.2億元,毛利率57.12%。上半年商業收入24億元,毛利率12.87%。從這組數據來看,醫藥商業占公司總收入的55%,但其毛利率僅12.87%,因此拉低了公司的綜合毛利率。


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太極集團的資產負債比率還在80%以上,遠高于同行業的30%—50%。如此高的經營杠桿,又是如此低的經營毛利,太極集團不虧才怪了!


太極集團這幾年的發展可謂心驚膽戰,一直在虧損和扭虧之間徘徊。從變賣資產撐業績、戰略轉型不理想以及產品屢出質量問題,其背后反應出,太極集團的管理或出現重大問題。


如果不進行刮骨療傷的改革,那么太極集團“掌門人”白禮西“千億太極”或將僅僅是一個夢。

網站免責聲明:
1.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對本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凡本網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站發布,可與本網站聯系,本網站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聯系電話:027-84877900  郵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