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Share to:

新聞中心

帶量采購能否成功的關鍵在于價值醫療并尊重市場規律

來源:醫谷

2018年12月6日,由國家醫保局組織的 “4+7”試點城市帶量采購結果正式出爐,中選品種紛紛大幅度降價,正大天晴“潤眾”恩替卡韋的降價幅度達到了90%,華海藥業的厄貝沙坦降幅達到了60%。此后,圍繞“4+7”帶量采購的爭議不絕于耳。價格降了質量會不會下降?供應有沒有保障?流通效率能提高么?能倒逼醫藥創新么?這些話題幾乎成了整個醫藥圈的焦點。

近日,由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主辦的“帶量采購”與藥品定價基準兩會政策分享會舉行,邀請到了政協委員、衛生經濟學家馬進教授及中國醫療保險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專家梁鴻教授從各自專業角度分享對‘4+7’帶量采購的見解。

價值醫療理念指導醫保可持續性發展

2019年3月,價值醫療(中國)專家委員會秘書處與馬進教授等多位醫藥界全國政協委員合作遞交《關于建立基于價值的藥品價格綜合評估機制的建議》等兩份政協提案,基于價值醫療理念提出了在醫保的精準支付和藥品定價方面的建議。

“近年來,經濟下行壓力大且財政緊張,而醫療健康需求不斷擴張,醫保費用支出面臨挑戰,需要嚴格控制醫療健康費用的過快增長。‘4+7’政策的出臺即是為了降低藥價,減少企業交易成本,引導醫院規范用藥,從而控制醫保費用。”馬進教授首先分析了‘4+7’政策誕生的背景。

該提案指出我國需要建立基于價值的精準醫療支付機制和藥品綜合評估機制,避免不必要的浪費,提高資金的使用效率,激勵改善治療效果,確保醫保的可持續性發展。

怎樣實現醫保精準支付?馬進教授建議從以下三方面著手:

一是建立基本醫療保險目錄的動態調整機制。提高醫保目錄的更新頻次,對于進入優先評審目錄名單的創新藥,提供申報基本醫療保險目錄的綠色通道。

二是建立醫保目錄的調整的科學評估標準。基于真實大數據,全面科學評估藥物的投入與治療效果,選擇具有成本效果的藥物納入醫保目錄。

三是提升修改與完善醫保目錄的決策科學性。建立面向全社會公開的、專家共治、社會參與、審評標準與流程公開透明的科學決策機制。

他認為目前的藥品談判中存在重視短期治療效果及藥品在三級醫院使用效果的顯性價值,輕視以患者為中心的隱形價值,以及各主管部門和醫療行為主客體對價值模型尚未達成一致,醫藥服務在每一次價格談判中因“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導致醫保準入政策的一致性、連貫性、可預期性。

談及如何完善藥品評估機制,馬進教授表示:“應當綜合考慮藥物的臨床、采購、創新、患者等價值,制定醫藥服務價格的綜合評估框架;更多關注治療效果指標,逐步降低經濟指標作用;盡快出臺衛生技術評估行業標準和國家標準,廣泛動員第三方機構對衛生技術評估報告開展再評價“。

帶量采購的邏輯是尊重市場規律協同治理

對醫藥企業而言,研發成本是發展線,利潤是生命線,這是企業可持續發展的保證。那如何降低藥價呢?梁鴻教授指出,如果有措施能夠降低企業的生產成本、流通成本、管理成本和財務成本,那么企業沒有理由不愿意參與帶量采購。

“4+7后中標品種大幅度降價,老百姓會產生之前的藥品價格是虛高的錯覺。而實際上藥品價格不是虛高,而是真高。為什么不是虛高?從經濟學而言,價格虛高的涵義是價格嚴重背離了市場價值,這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價格泡沫,為了投機賺錢反復交易,二是存在價格報復,而藥價并不符合,藥價高的關鍵在于流通環節。” 梁鴻教授說道。

他總結,4+7帶量采購的邏輯在于回歸問題本位,尊重市場規律進行協同治理。因此行政干預要真正發揮作用就必須尊重市場規律,維護醫保維護醫保基金安全高效運行是各方共同的理念基礎,降低藥價需要市場產于各方共同整理。另外,他還指出帶量采購的操作要點在于藥如何選、量如何定、價如何談、款如何付、藥如何用、質量如何管。

網站免責聲明:
1.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對本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凡本網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站發布,可與本網站聯系,本網站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聯系電話:027-84877900  郵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