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Share to:

新聞中心

政策加碼 醫藥物流行業格局生變

   來源:經濟參考報

      近年來,我國醫藥物流總體規模呈現持續上升趨勢,隨著第三方物流的放開,醫藥物流特別是醫藥冷鏈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在近日舉辦的2019第四屆全球醫藥供應鏈峰會上,《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醫藥物流行業整體處于小而散的狀態,不能形成規模效應,導致物流成本居高,不少企業仍處于虧損狀態。建成高效、低成本、透明、安全的醫藥供應鏈體系迫在眉睫。

 
  物流標準化和藥品追溯體系建設進程正在加快。繼4月末發布《藥品信息化追溯體系建設導則》《藥品追溯碼編碼要求》兩項信息化標準后,5月18日,國家藥監局發布藥品追溯系統基本技術要求(征求意見稿)。業內指出,藥品追溯體系建設節奏已明顯加快,并不斷深入、細化。后期仍將會有相關標準陸續發布。隨著藥品追溯體系不斷完善,未來可能會徹底解決物流端和使用端的掃碼率低的問題,真正實現藥品全程可追溯。
 
  醫療物流規模持續上升
 
  中物聯醫藥物流分會日前發布的《中國醫藥物流發展報告(2019)》顯示,2018年我國醫藥物流總費用為613.92億元,同比增長12.90%,較上年增加0.13個百分點。2018年,我國醫藥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增長12.7%,連續兩年增速大于10%。2018年前11個月,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診療人次達75.4億人次,同比提高3.2%。
 
  中物聯醫藥物流分會指出,供需兩端增長直接帶動了醫藥物流較快增長。另外,人力資源成本上升和兩票制后的管理難度增加也是導致醫藥物流費用增加的重要原因。
 
  與此同時,隨著第三方物流逐漸放開,醫藥物流行業競爭日漸激烈。順豐2014年便成立了醫藥物流事業部, 2017年冷運業務營收規模達到23億元;京東醫藥物流也迅速在山東、湖南、河北、安徽等地布局;中國郵政依據強大的網絡優勢,占領大部分農村地區市場。業內認為,在國家鼓勵加快發展冷鏈及醫藥產業背景下,未來醫藥物流領域會有更多企業涌入。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會長兼秘書長崔忠付指出,2018年醫藥供應鏈領域政策影響持續加深,特別是試點帶量采購給行業帶來巨大影響。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供應鏈各環節不斷壓縮,物流在醫藥供應鏈中的作用將逐步凸顯。“依靠傳統銷售藥品業務的流通企業已經很難保持利潤的持續增長。如何為供應鏈上下游企業提供更有價值的增值服務,成為醫藥流通企業所面臨的新課題。”
 
  “伴隨著行業競爭的加劇,除了商業模式的競爭外,供應鏈能力是醫藥流通企業獲得競爭優勢的核心能力。敏捷高效、低成本、服務多樣、透明、穩定、安全的智慧型供應鏈是醫藥行業供應鏈的發展方向。”上藥科園信海醫藥有限公司總經理于銳說。
 
  在業內看來,隨著我國醫藥市場的不斷整合與規范,大量效益低下、管理落后、運作原始的醫藥商業企業被淘汰。社會物流企業可以通過并購、資本運作等方式整合醫藥專業化倉儲資源,完善醫藥物流的網絡布局。另外,通過特殊細分領域專業能力的培養,幫助物流企業快速取得比較優勢,形成專業化競爭力。
 
  物流標準化仍是突出短板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醫藥物流良性發展仍面臨一些突出短板,包括集中度低、標準化低、物流成本高等。
 
  上藥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任剛舉例稱,全國還不能多倉聯動,行業整體處于小而散的狀態,不能形成規模效應,造成物流成本居高。“協同”成為行業良性發展的關鍵詞。
 
  在陜西天士力醫藥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張芳看來,隨著4+7藥品帶量采購的落地,配送集中度也會提高。醫藥物流是半開放市場,受政策影響較大。協同的前提是一體化,一體化離不開標準,而標準的前置條件是合規。
 
  加強合規管理,加快醫藥供應鏈變革勢在必行。記者了解到,隨著冷鏈運輸法規相繼出臺,監管不斷升級,新版GSP(《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對涉及藥品安全的物流提出非常嚴苛的要求和規范,目前大型醫藥生產企業和醫藥物流企業已經實施全面的冷鏈質量管理。不過,多美達亞太區中國營銷中心總經理談麗君也坦言,占據我國80%以上的中小型藥品批發企業,沒有冷鏈運輸配送資質,被迫退出疫苗經營市場。
 
  標準和行業規章不統一依然是明顯短板。就冷藏藥品追溯問題來看,由于GSP和GMP(《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的冷鏈標準不統一,導致冷鏈的國家標準、地方標準解讀不一,企業自律性差,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醫藥物流企業信息共享發展的步履維艱。
 
  禮來亞洲區物流副總監許超說,目前尚沒有統一的政策,能夠讓企業按照法規合理合法自由地實現多倉運營。此外,從運輸上看,在2013年新版GSP出臺以后,運輸企業的質量、管控、能力雖然有了很大提升,但整體水平仍有一些欠缺。
 
  在業內看來,醫藥物流標準化是行業規范運行的基礎和依據,也是各個環節、部門、企業協同發展的前提。中物聯醫藥物流分會認為,應完善國家藥品物流標準體系建設。加大藥品物流標準的實施力度,努力提升物流服務、物流樞紐、物流設施設備的標準化運作水平。實現藥品物流標準與其他相關行業標準、國際藥品物流標準的銜接。
 
  事實上,醫療物流標準化建設正在加快。據了解,全國物流標準化技術委員會醫藥物流標準化工作組目前已牽頭制定11項標準,涉及設施設備驗證、藥品物流、冷鏈物流、醫藥冷藏車、陰涼箱、保溫箱、IVD、醫學檢驗、院內物流、承運商審計、冷藏車認證等方面。今年將抓緊彌補空白標準,例如 “醫藥中轉倉庫”、“溫濕度監測設備”、“藥品包裝”、“大型醫療器械運輸”等方面,有望加快制定相關標準。
 
  藥品全流程追溯箭在弦上
 
  值得一提的是,藥品的安全性和可追溯性被置于更加重要的地位,全程化、可視化、可追溯化的醫藥流通體系也在加快建立。
 
  5月16日,國家藥監局發布《國家藥監局綜合司公開征求<疫苗追溯基本數據集(征求意見稿)>等3項信息化標準意見》,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意見征集工作。
 
  其中,在藥品追溯系統基本技術要求(征求意見稿)中,規定了藥品追溯系統的通用要求、功能要求、存儲要求、安全要求和運維要求等內容。適用于指導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生產企業、經營企業、使用單位及第三方技術機構等藥品追溯體系參與方建設和使用追溯系統。文件對藥品追溯協同服務平臺、藥品追溯系統、藥品追溯碼、藥品標識碼給予明確。
 
  此前不久(4月28日),國家藥監局發布《藥品信息化追溯體系建設導則》《藥品追溯碼編碼要求》兩項信息化標準。根據《藥品信息化追溯體系建設導則》,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和生產企業承擔藥品追溯系統建設的主要責任,可以自建藥品追溯系統,也可以采用第三方技術機構提供的藥品追溯系統。藥品經營企業和藥品使用單位應配合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和生產企業建設追溯系統,并將相應追溯信息上傳到追溯系統。
 
  不少地方正在加快建設藥品追溯體系。上海市商務委員會市場秩序處處長劉煒透露,上海市致力于培育智慧醫藥供應鏈的示范企業和現代醫藥物流中心、醫學園區等區域性的醫藥供應鏈創新示范基地,將在自貿區打造國際醫藥交易中心,籌建內外貿一體國際醫藥供應鏈平臺。“在行業監管方面充分考慮重要產品的追溯體系建設,包括藥品追溯體系。藥品監管部門已經有所部署,形成一物一碼的追溯體系。”
 
  中物聯醫藥物流分會指出,藥品追溯體系建設節奏已明顯加快,并不斷深入、細化。藥品追溯信息化系列標準的編制工作不斷完善,后期仍將會有相關標準的發布。隨著藥品追溯體系的不斷完善,未來可能會徹底解決物流端和使用端的掃碼率低的問題,真正實現藥品全程可追溯。
 

  “醫藥流通還是需要門檻,需要監管的。希望流通企業和大物流企業能夠精誠合作,把高質量產品安全、高效運送到醫院或者患者的手中。”諾華制藥(中國)供應鏈總監崔勝良認為,未來10年會有更多創新藥進入中國,這些藥品對于醫藥流通企業和物流企業會提出更高的技術要求,需要更加專業快捷高附加值的服務,包括創新供應鏈、技術、規則和流程等。

網站免責聲明:
1.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對本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凡本網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站發布,可與本網站聯系,本網站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聯系電話:027-84877900  郵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