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Share to:

新聞中心

5年時間,近5萬家中小藥店退出醫藥零售市場

    來源:賽柏藍

    費心、想改行、來生絕不開藥店——面對近期的一系列藥店整治查處,不少讀者都向賽柏藍表示,不想干了。

    公開數據顯示,5年時間,近5萬家中小藥店退出醫藥零售市場。


    ▍國家大力打擊騙保


    首先是國家醫保局開始在全國范圍內大力打擊騙保問題,登陸國家醫保局官網可以發現,在地方醫保新聞一欄,“欺詐騙保”是高頻詞匯。


    4月11日,國家醫保局官網發布《醫療保障基金使用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其中,管理條例指出:


    對于定點醫藥機構通過不合理醫療行為、虛構醫療服務或其他方式騙取醫療保障基金支出的,經辦機構應當依據簽訂的服務協議,給予警示約談、限期整改、暫停撥付、暫停科室結算、暫停醫(藥)師服務資格、中止醫藥機構聯網結算、暫停醫藥機構定點協議直至解除協議。


    日前,安徽省更是出臺《欺詐騙取醫療保障基金行為舉報獎勵暫行辦法》,鼓勵社會各界舉報欺詐騙保行為。舉報核實后,最高可獎勵10萬元。


    涉及定點零售藥店及其工作人員的欺詐騙保行為包括,盜刷醫療保障身份憑證,為參保人員套取現金或購買營養保健品、化妝品、生活用品等非醫療物品;為參保人員串換藥品、耗材、物品等騙取醫療保障基金支出等。


    眾所周知,在不少醫保藥店,顧客經常可以買到一些簡單的日用品,或者要求代刷醫保卡,這也側面反映出無論從消費者,還是藥店端看,對于盜刷醫保卡這件事情并沒有看的那么嚴重。


    不少消費者如果進到藥店不能買洗發水等日用品,反而還表示不理解。至于藥店從業者,在各種人工成本、店面、進貨成本高企的情況下,也希望通過銷售日用百貨增加一些營業收入。


    甚至有藥店從業者向賽柏藍表示,由于消費者在藥店只能刷醫保個人賬戶,藥店騙保相比于醫院的統籌賬戶騙保簡直是九牛一毛。


    ▍醫保定點資格要求更高


    日前,蘇州市發布關于公開征求《蘇州市醫療保險定點醫藥機構協議管理標準(2019年版)》意見的通知。


    協議明確規定未達到定點醫藥機構設置硬件要求的單位,在2020年前整改到位。在2020年底仍未整改到位的,自2021年起解除醫保服務協議。


    其中,對零售藥店的設施硬件方面提出了新要求:


    設在城區(含縣城)的藥品零售企業,其營業場所使用面積不少于80平方米;設在鄉鎮的藥品零售企業,其經營場所使用面積不少于60平方米;至少有2名以上執業或從業藥師、中藥師(包括符合規定的遠程審方藥師)。


    有評論指出,藥店獲得醫保定點資格并不意味著就需要更多的執業藥師,蘇州市此次規定醫保定點藥店必須有3個或3個以上的執業藥師意圖或在于壓縮醫保定點藥店數量,通過提高門檻以便于對醫保定點藥店的管理。


    在這種情況下,不少藥店無疑進入兩難處境,如果放棄醫保定點資格,相比于醫保定點藥店,營業額將大幅縮減;如果再聘請至少一位執業藥師,意味著一年要多出近10萬的成本,這對于不少利潤本就不高的藥店顯然是難以承受的。


    而且不容樂觀的是——從長遠趨勢看,醫保定點藥店的相關要求應該會進一步趨嚴。


    ▍整頓非法渠道購進藥品


    近日,河南省藥監局發布《關于開展藥品零售企業非法渠道購進藥品集中專項檢查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通知》稱將檢查轄區內所有藥品零售企業,嚴厲打擊藥品零售企業非法渠道購進藥品等違法違規行為。并重點檢查藥品購進等環節,核查票、賬、貨、款是否相符、購進藥品是否納入企業質量體系管理以及藥品是否可追溯等。


    根據《藥品管理法》第三十四條的規定,“藥品生產經營企業、醫療機構必須從具有藥品生產、經營資格的企業購進藥品。”


    但不少藥店為了減少一點進貨成本,或者尋找比較便宜的進貨渠道,或者為了省一些稅費,不合規開票——而這些行為其實都暗藏了很高的風險。


    一旦藥店被地方執法部門發現非法渠道購進藥品,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七十八、七十九、八十四條“情節嚴重”情形和嚴重違反《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情形,撤銷《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吊銷《藥品經營許可證》。


    票、賬、貨、款不相符,藥品未納入企業質量體系管理以及藥品不可追溯的,按照嚴重違反《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情形,撤銷《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直至吊銷《藥品經營許可證》。


    除吊銷經營許可證外,由于不少藥店經營者缺乏辨識能力,在為了便宜一些而購進部分藥品時,還很有可能購入假藥,一旦涉及進購、銷售假藥,藥店經營者將承擔更大的責任。


    ▍不得無處方賣藥


    3.15晚會曝光執業藥師掛證后,3月19日,國家藥監局發布文件《關于開展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掛證”行為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通知》表示,為嚴厲打擊執業藥師“掛證”行為,現決定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6個月的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掛證”行為整治。


    截至目前,北京、天津、遼寧、湖南、浙江、福建、青海、云南、山東、江蘇、寧夏、黑龍江、廣西、湖北、安徽、吉林、江西、河北、貴州、陜西、四川、山西共計22省藥監部門已經發布通知,徹底整治藥店執業藥師“掛證”現象。


    通知顯示,所有藥品零售企業對照《藥品流通監督管理辦法》《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要求開展自查,對執業藥師配備不到位、不憑處方銷售處方藥等問題,采取切實有效措施主動進行整改。


    國家藥監局的通知明確,凡檢查發現藥品零售企業存在“掛證”執業藥師的,按嚴重違反《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情形,撤銷其《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


    凡檢查發現藥品零售企業未按規定銷售處方藥的,依據《藥品流通監督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規定予以處罰。


    其實,業內人士都清楚,如果所有藥店都嚴格憑處方銷售處方藥,大部分藥店就不用賣藥了。因為目前,醫院處方還主要是在院內流轉,當前還缺少一個合理的打通各個利益相關方的處方外流機制,藥店承接不到處方。


    所以,對于大批藥店來說,如果嚴格按照規定來賣藥,勢必會減少營業收入。


    至于配備執業藥師就更不用說了,足額配備執業藥師將大幅增加藥店的成本——有藥店從業者說,足額配備執業藥師之后,變成了給執業藥師打工,去除執業藥師的工資,藥店業主幾乎無利可圖。更有甚者,一藥店從業者表示,藥店開了5年,虧了5年。


    此外,藥店還面臨著日常的飛檢、各類的管制、新進入者的壓力。


    就拿此次3.15晚會曝光執業藥師掛證的地區重慶來看,來自重慶市藥監局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年初,重慶市藥品經營企業由2016年的16099家(截止當年度11月)減少至13430家,數量減少16%。


    也就是說,僅僅重慶一地,一年多的時間,藥店就減少了1/6,2669家藥店“消失”了。


    相關數據顯示,2013年全國單體藥店有27.4萬家,2014年為26.3萬家,2015年為24.3萬家,2016年為22.6萬家。


    而到了2017年,零售連鎖企業門店22.9萬家,零售藥店(單體藥店)22.5萬家。連鎖藥店數量首次超過了單體藥店,而單體店在5年內減少了近5萬家。


    可見,無論從宏觀數據還是從微觀生態看,中小藥店不好做,不少藥店要退出,都不是說說而已,壓力與無奈都是真實存在的。

    網站免責聲明:
    1.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對本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湖北海鴻醫藥有限公司,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凡本網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站發布,可與本網站聯系,本網站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聯系電話:027-84877900  郵件:[email protected]